梦回越南:枚中栨的乡怀

梦回越南:枚中栨的乡怀


今年 12 月香港苏富比呈献四幅枚中栨(梅忠恕,1906-1980)杰作,此组作品以「Memory & Modernity」为主题,创作时期由1930 年代至 1970 年代不等,涵盖艺术家近半世纪的创作人生。这几幅作品来自重要欧洲私人收藏,藏家与枚氏家族交好,珍藏的作品反映出其品味清雅高致。藏家于90年代期间直接向枚氏家族购得此四幅画作,可见这些作品别具意义。


梦中的越南

法国马孔市乌尔苏林博物馆外观。相片来源:NICOLAS HENNI-TRINH DUC

枚中栨(梅忠恕)的作品让观者进入「梦中的越南」。最早提出这个形容的是枚中栨首个回顾展的策展人,该次展览由法国马孔市乌尔苏林博物馆及巴黎赛努奇博物馆合办,并由枚中栨的独女Lan Mai女士负责统筹,展出的画作来自法国国家机构、私人收藏家和枚氏家族的收藏,其中许多作品从未曾公开展出。枚中栨毕生探索关于身份认同的问题,通过他的作品,我们得以窥见当中点滴 :他与越南和法国的关系,以及他与中越和欧洲艺术史的渊源。


以上影片只提供法文版本。

枚中栨出生于越南的上流社会,父亲Mai Trung Cat是越南北宁省总督。1919年,越南政府正式废除科举制,枚中栨唯有另谋出路。1925 年,河内新成立的中南半岛美术学院为他提供了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他在1930 年毕业,旋即在顺化取得了教职,在该处任教共七年,并于 1936年在中南半岛美术学院任教,同时参加本地及国际展览。1937年,枚氏前往法国,参加在巴黎举行的国际艺术博览。为了逃避由家人安排的婚姻和生活,他决定留在法国。他与黎谱和武元谈等艺术家一样,为了事业而留在欧洲发展。枚中栨在法国四十多年间,创作了许多出色作品,而且广受赞誉。 1980 年,他在巴黎附近的小城与世长辞。

越南最后的阳光

中南半岛美术学院,1930年

中南半岛美术学院非常重视东亚艺术创作的发展,同时亦将欧洲艺术风格纳入学院课程。 因此,枚中栨最早期的作品当中,也包括多幅油彩画布的佳作。枚氏的油画非常罕有,据记录仅七幅曾经亮相拍卖场。《河边戴圆锥形帽子的仕女》是尤其重要的作品,完成于1937 年,也就是艺术家在越南的最后一年,同年 7 月,他就离开了越南。

观赏本画,令人不期然想起《芳小姐的肖像》——这幅1930年的油画作品在2021年4 月于香港苏富比以 2440 万港元(310 万美元)成交,创下了越南艺术品的世界拍卖纪录。两幅画的共通点不仅在于它们同属油画,更在于画中人的形象:两幅画里面的女郎身穿的黛奥是一模一样的。观察乌尔苏林博物馆展出的画作,可见留意到枚中栨有多喜欢这件绿色的奥黛,它至少出现在那个时期的五件重要作品当中。虽然这名女子的身份至今尚未确定,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无可否认,她是枚中栨在顺化期间最喜欢的模特儿。事实上,他在顺化时创作的许多素描和油画,里面画的都是同一个人,此人与本画的主角非常接近:椭圆的脸庞、大眼睛、一缕曲发落在脸颊上。画中的她在中午时分站在河边,绿色的奥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彷如玉雕般玲珑精致。她的脸被一顶圆锥形帽子遮住,略带一丝神秘感,背景云层聚集于河流上方,两条船正在河中航行。

本画用色和谐,画中女郎表情甜美,气氛宁静安详。与此同时,微风略过吹动黛奥,女郎用力捏紧帽子系带,令画面更觉张弛有度。枚中栨擅长为油画注入叙事感和力量,从本画当中,我们也可看到他用色和运笔的技巧灵活,为顺化的日常生活场景添上一种难以抗拒的迷人魅力。

梅忠恕 《河边戴圆锥形帽子的仕女》 1937 年作。估价:5,000,000 - 7,000,000港元

融情于画

远居异乡的枚中栨深知自己不会再回到祖国,因而寄情采用丝绸及水粉创作,舍弃油彩画布。他从 1940 年代后期开始专注水粉绢本创作, 发展出一种非常个人的风格。他用分层的平面取代透视法,亦不再用色彩展示阴影效果,作品亦偏离了写实主义。

梅忠恕 《旋律》 1966 年作。估价:1,200,000 - 1,800,000港元

《旋律》创作于 1960 年代中期,当时枚中栨的用色最为明亮。此画非常优雅,而且尺幅庞大。画面以设计精致的红色栅栏代表画中人身处的阳台,一位女郎正为同伴弹奏月琴。自顺化时期以来枚氏一直都有修习越南传统音乐,技巧甚为出色,所以音乐对他来说尤具意义。他在作画时还会播放越南歌曲,所以音乐对他的创作过程也很重要。

在此之前两年,即 1964 年,《横卧仕女》就已经展示了艺术家营造空间诗意和亲密感的能力。《横卧仕女》中的女郎脱下奥黛、只穿着丝绸裤,用扇子遮在胸前,可说是艺术家最富情色意味的画作。我看过枚中栨的数百幅作品,却很少看到这样刻意地摆出模棱两可姿态的作品。他以红色作背景,那是欧洲象征主义中代表激情的颜色,此外还一个盌,这是一个语带双关的隐喻。而画中所见的窗帘,通常用于越南传统的祖先肖像中,现在却成了旁观者偷窥的暗示。

梅忠恕 《横卧仕女》 1964 年作。估价:800,000 - 1,500,000港元

除了越南文化之外,枚中栨的作品还借鉴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曾经代理其作品的画廊经理人让-弗朗索瓦·阿佩斯特盖(Jean-François Apesteguy)曾鼓励枚中栨从欧洲经典艺术中寻找灵感,或许因为如此,他寻觅到一个新方向。 在我看来,这幅充满暗示的作品充分证明了枚氏的博学多才。

静好岁月

1970 年的 《静物》是枚中栨的静物画杰作,从中可以看到他对这个画种的兴趣。静物画在欧洲和中越的艺术上皆由来已久。在越南,静物画也出现在装饰房屋的木版画上,鲜花和水果通常具有特定含义,既为美观,亦具文学价值。在《静物》当中,枚中栨选择了几个苹果和一个橘子,而由于橘子多籽,故此代表荣华富贵;切开了的苹果很快就会氧化变色,故此暗示时间的无情流逝。两种水果并置,则表达了艺术家对生活的反思。枚氏创作此画时,正进入生命的最后十年,而他投入此画的情感亦更为深厚。这幅静物画是他留下给后世的纪念。

梅忠恕 《静物》 1970 年作。估价:420,000 - 650,000港元

現代藝術 | 亞洲

关于作者

More from Sotheby's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