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掌中藏:两位珐瑯女工艺师的匠心杰作

珍宝掌中藏:两位珐瑯女工艺师的匠心杰作

有珍宝万千,其中配备珐瑯表盘的时计就是能够打动人心的臻品之一。古老的微绘珐瑯工艺极难掌握,需要投放大量心血层层上色,并多次回炉烧制。彩绘珐瑯是指工艺师直接用珐瑯在一个表面上作画,得出的画作精致繁复,色彩丰富,散发宝石般的莹润光辉,令原本只用于读时的工具,升华成名副其实的艺术品。这些微绘珐瑯画的工艺师皆造诣精湛,但是他们的名字绝大多数都湮没在历史洪流中。今春,苏富比欣呈两枚来自同一重要收藏的非凡怀表,让大家在欣赏珐瑯工艺的同时,认识它们背后寂寂无闻的玲珑匠心。

玛莎・毕朔夫(Marthe Bischoff)
绘狩猎场景的百达翡丽怀表

玛莎・毕朔夫是过去一个世纪里首屈一指的珐瑯工艺师,她为百达翡丽绘制的作品非常罕见,备受推崇,是日内瓦百达翡丽博物馆的永久展品。此枚百达翡丽双面微绘珐瑯怀表是毕朔夫的重要作品之一。她从西洋古典油画及十九世纪绘画中汲取灵感,融汇出博采众家之长的个人风格。例如,本品其中一面所绘的狩猎场景之原型出自现藏于法国狩猎博物馆的安托万・夏尔・奥拉齐・韦尔内(Antoine Charles Horace Vernet)名画《枫丹白露乡间狩猎图》。她在1969年开始为这枚怀表的正面创作珐瑯画,并于1970年6月10日完工。直到五年后,她才在表壳背面创作第二幅珐瑯画,题为《Le débucher》,意为「出林」,是狩猎术语,指把猎物驱赶出浓密的树丛。1976年,怀表由瑞士知名零售商Gübelin售出,售价高达36,000瑞士法郎。

安托万・夏尔・奥拉齐・韦尔内,《枫丹白露乡间狩猎图》,1824年作

这枚怀表有不少过人之处,更是当今已知仅三枚百达翡丽双面微绘珐瑯怀表之一。另外两枚之一现于百达翡丽博物馆展出,珐瑯画师是娜莉・理查德(Nelly Richard);第三枚由苏珊・罗尔(Suzanne Rohr)绘画,目前由一位欧洲重要藏家珍藏。本品表彰显毕朔夫的宝贵才华,其设计独特,色彩鲜艳明快,细节刻画一丝不苟,不愧是一件美轮美奂的工艺瑰宝。

海伦・梅・玛西儿(Helen May Mercier)
绘日内瓦湖景的江诗丹顿怀表

海伦・梅・玛西儿是另一位技艺娴熟的珐瑯工艺师,她师从珐瑯名匠查尔斯・博鲁兹(Charles Poluzzi),并在其门下工作。博鲁兹曾为江诗丹顿、劳力士、百达翡丽及Universal制作彩绘珐瑯及掐丝珐瑯表盘,工艺之卓绝闻名遐迩。这枚江诗丹顿怀表制作于1948年,属玛西儿的精彩作品,表壳上的日内瓦湖和白朗峰风光迷人。她从出生地日内瓦取材,乡郊的田园美景和雄伟的阿尔卑斯山脉在她笔下活灵活现,湖畔的渔夫悠闲垂钓,远处的湖面泛著一叶轻舟。这幅优美的彩色微绘珐瑯画工艺考究,细腻之处可见画家观察入微,在她形神兼备的演绎下,地球上其中一角最美丽的山水跃然而出。

本品也许是江诗丹顿其中一枚意义最重大的微绘珐瑯怀表。鉴于这门工艺难以驾驭,而且成本高昂,故此制表师甚少创作珐瑯时计。尽管玛西儿技艺高超,才华横溢,但是至今只有极少数作品被认为是出自她手,本次上拍的怀表因而显得极为珍稀,堪称旷世难求的精品。

这些精美珐瑯时计汇聚最精辟的创意、眼界、恒心与毅力于一体,相信任何人若亲睹实物,心中都会不禁泛起难以言表的赞叹之情。大约十年前,这两枚怀表原本的收藏家族恰好同时把它们委托上拍,一位知名的世界级收藏家趁机将两表买下,并一珍藏至今。

鐘錶

相關新聞及影片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