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的昂鸣:布丽奇·莱利瑰作《德洛斯》

色彩的昂鸣:布丽奇·莱利瑰作《德洛斯》

英国艺术家布丽奇 · 莱利(Bridget Riley)是1960年代欧普艺术运动(Op Art movement)的先驱。本次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上呈莱利巨作《德洛斯》(Delos),出自她的「埃及调色盘」用色风格,鲜明的色彩代表着其埃及之旅的感官记忆,此系列堪称是她艺术生涯中的重要突破。
英国艺术家布丽奇 · 莱利(Bridget Riley)是1960年代欧普艺术运动(Op Art movement)的先驱。本次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上呈莱利巨作《德洛斯》(Delos),出自她的「埃及调色盘」用色风格,鲜明的色彩代表着其埃及之旅的感官记忆,此系列堪称是她艺术生涯中的重要突破。

丽奇·莱利在1931年出生于伦敦。她的童年曾在英国西南端的康沃尔(Cornwall)度过,那里被英吉利海峡和凯尔特海三面环绕,海滩和悬崖绵延数英里,无形间培养了她对自然现象的敏锐感知,比如光在水面上的变化,或是风掠过沙丘带起的沙沙声,撩拨着人的感官,带来微妙却深切的触动。莱利很快就发现,画布上各种形状与色彩的排列组合,似乎也能带来类似的感受。她花了好几年时间,潜心研究色彩对视网膜和心理的影响,观察各种色彩在不同的排列关系中不断变换的相互作用。1960年代,她开始以黑白两色的画作来探索这种奇妙的视觉效应,之后又转向了更加丰富多变的色调。这幅以多种鲜明色彩构成的《德洛斯》,就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作品之一。

德洛斯》创作于1983年,是布丽奇·莱利在1979-1980年冬天前往埃及旅行之后,创作的《埃及调色盘》(Egyptian Palette)系列画作之一,也是这个重要系列中最具视觉吸引力、情感氛围最为欢欣的作品之一。莱利是公认的欧普艺术运动先驱,1980年代上半叶,她一直专注于创作《埃及》系列画作,这也是莱利在职业生涯中的重要突破。在此期间,她强化了色调的运用,回归到1960年代以来她所惯用的「不过分张扬」的中性化条纹;为了加强色彩的饱和度、浓度以及折光效果,她开始用油画颜料代替丙烯酸和其他合成材料。虽然《德洛斯》中的线性图案构建了稳定的画面,但一种颜色与另一种颜色的并置,会产生一种视错觉,创造出摇摆不定、富有节奏感的色彩律动。

布丽奇・莱利《 德洛斯 》估价:15,000,000 - 25,000,000 港元

这幅以希腊德洛斯岛命名的画作来源于艺术家的回忆,弥漫着万花筒般的感官体验。《埃及调色盘》系列在莱利全部作品中的出色水准和重要地位,从这件作品中可见一斑。除此之外,这一系列的作品还被多家著名艺术机构纳入馆藏,比如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永久收藏了《亚该亚》(Achæan,1981)一作;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藏有《Blue About》(1983/2002);色彩与《德洛斯》相近、同样创作于1983年的《草地》(Meadow),则被斯德哥尔摩现代艺术博物馆纳入永久馆藏。

1979-1980年冬天的埃及旅行期间,莱利造访了帝王谷的法老陵墓。她立刻就被这些古代墓穴中发掘的艺术品所打动,它们借助为数不多的色彩——尤以红、蓝、黄、绿、绿松石色、黑色和白色为代表——就创造出丰富的光效与生命力,对她影响甚深。回到英国后,莱利仍然痴迷于这些色彩,直接引发了作品中的根本性转变。带着旅行途中的感官记忆,她在1980-1985年间的画作重构了埃及调色盘中数量有限但却充满活力、大胆鲜明的色彩。为了创造出纯粹的视觉体验和极致的色彩亮度,莱利回归到简洁的图形,让人想起她1970年代早期的黑白条纹作品,她在一系列宽度相同的垂直条纹图形中任意使用不同颜色。

布丽奇・莱利《 德洛斯 》估价:15,000,000 - 25,000,000 港元
「在《德洛斯》中……蓝色、绿松石色、翠绿色与浓郁的黄色、红色和白色交替出现。它们吸引你沉浸其中,同时又如同半透明的薄纱一般,干扰着你的视线。紧密的压缩与丰富的色彩彼此抗衡,共同制造出这一效果,就像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有一种令人不安的频率在你的脑海中持续跳动。」
Jörg Heiser《评论:布里奇特·莱利,柏林Max Hetzler画廊》,《Frieze》第 193 期,2011 年5 月,在线版

在常规的观看距离上,《德洛斯》的巨大尺幅吞没了我们的视野,纯粹又精确分布的垂直条纹图案,带来了一种让人无比舒适的几何秩序感。横向观看这幅画,我们会沉浸在一种微妙而起伏的色彩节奏中,这些色彩的排列调和了不同强度的色彩。莱利把每个条纹画成等宽,直接呈现了每种色调的纯粹感受,带来回声、重复和倒置。然而,如果你试图从中寻找确定的图形规则,那必然会以失败告终。作为欧普艺术的非凡之作,《德洛斯》不会让观众的视线在其中停顿,相反,我们的视线会不断移动,在线性的几何形状之间来回穿梭。

布丽奇 · 莱利摄于2019年英国苏富比晚宴
图片鸣谢:Lara Arnott
「这些颜色在画布上有序地组织起来,这样,我们的视线在作品表面的移动方向,就会与观察自然的视线平行。它应该会有如同被触摸和安抚的感觉,感受摩擦与断裂、滑行和漂移。视觉会被捕捉、拦截或是回到原处,再次自由地漂浮。」
布丽奇 · 莱利,《视觉的乐趣》(1984),展览图录,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布丽奇·莱利,2003年,页213

德洛斯》是布丽奇·莱利三十多年来色彩研究的集大成之作。早在1950年代,莱利就研究过乔治·修拉(Georges Seurat)及其点彩画作品,由此开始了解色彩的复杂性和大气效应。她早年与法国古典现代主义画家的隔空对话,在1980年代的《埃及调色盘》系列中得以延续,并通过艺术家的一系列色彩理论讲座得以完善。《德洛斯》是莱利1980年代《条纹》系列画作的典范,印证了罗伯特·库迪尔卡(Robert Kudielka)的评述。

「可以看出,1980-1985年的条纹画在莱利的作品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她在其中几乎实现了每个画家的梦想,也即让观众忘记了形式的存在。」
罗伯特·库迪尔卡(Robert Kudielka),《1982-1992年的绘画》展览图录,伦敦Hayward画廊,「布丽奇·莱利」展,1992年,页42

當代藝術

More from Sotheby's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