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芳遗泽 | 何鸿卿爵士私人珍藏

芬芳遗泽 | 何鸿卿爵士私人珍藏

何鸿卿爵士眼界非凡,品味高超,毕生所纳横跨不同地域及年代,涉猎艺术及工艺、古董及家具等范畴。今年秋冬两季,香港及伦敦苏富比将举办一系列拍卖会,呈献何爵士私人宝蓄,囊括从西洋古典艺术到中国玉器等珍品。英国皇家历史学会及皇家艺术学会会士多明尼克・格林博士(Dr. Dominic Green)回顾何爵士精彩的收藏生涯,以及他为后世留下的稀世瑰宝。
何鸿卿爵士眼界非凡,品味高超,毕生所纳横跨不同地域及年代,涉猎艺术及工艺、古董及家具等范畴。今年秋冬两季,香港及伦敦苏富比将举办一系列拍卖会,呈献何爵士私人宝蓄,囊括从西洋古典艺术到中国玉器等珍品。英国皇家历史学会及皇家艺术学会会士多明尼克・格林博士(Dr. Dominic Green)回顾何爵士精彩的收藏生涯,以及他为后世留下的稀世瑰宝。

过账簿和地图,我们可以洞悉商业及贸易历史;透过工艺品和收藏品,则可以窥见人类品味及美学发展的轨迹。 2021年,何鸿卿爵士溘然辞世,这位富商生平广施行善,不遗余力地把投资所得的财富用于慈善公益事业,期间还协助建立了一组中国玉器和青花瓷收藏。他把私人珍蓄摆放在伦敦的居所,在那里,东西方艺术济济一堂,恰如何爵士英华吐纳的一生。 「何鸿卿爵士私人珍藏」拍卖系列将于今秋横跨香港及伦敦两地举行,展示何爵士非凡的收藏家人生。

何鸿卿爵士1930年生于上海,祖父是香港著名商人及慈善大家何东。香港汲取了中西交汇的丰富养分,从小渔村摇身变成国际金融都市。何东本身是欧亚混血,讲流利广东话和英语,先天和后天的左右逢源使他事业有成,仿如这个城市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独一无二的历史文化写照,后世尊之为「香港大老」。何鸿卿承袭了祖辈的眼界,将五湖四海浓缩在自己的收藏里,看似漫不经心,背后却费尽心机将不同文化共冶一炉,熔炼出别出机杼的审美格调。

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与商人兼收藏家何鸿卿爵士在重新开放的大英博物馆何鸿卿爵士展厅内参观玉器收藏,摄于2017年11月8日,伦敦。 摄影:DANIEL LEAL-OLIVAS-WPA POOL/ GETTY IMAGES

何爵士曾在中、美两国求学,1956年,他在父亲逝世后回港,并先后出任汇丰控股有限公司、汇丰银行、香港电灯有限公司及中国东方投资公司董事,同时也是香港艺术发展局首任主席。

七十年代初,由于一次航班延误,何爵士无心插柳地购入了一对完美匹配的清代白玉碗,从此点燃了对玉器乃至其他艺术品的热忱。事实证明,无论是艺术收藏的志业、还是金融投资的专业,都需要深厚的资源和犀利的鉴识能力,而何爵士在这两方面的造诣皆毋庸置疑。

「他非常讲究、严谨 …… 是一位很好的收藏家,因为他品味独到。」
- 司徒河伟(Henry Howard-Sneyd),苏富比欧洲、美洲及伦敦亚洲艺术主席

现任苏富比欧洲、美洲及伦敦亚洲艺术主席司徒河伟曾于千禧年初在香港苏富比工作,他提起何爵士的为人时,认为「他非常讲究、严谨,不过一旦明确方向后,就会非常果断」。 「何爵士身为收藏家的一面总是十分神秘,往往不到最后一刻,我们都不知道他是否有意出手购买。但他是一位很好的收藏家,因为他品味独到」。

除了担任香港艺术发展局首任主席,何爵士还资助大学设立课程和研究项目,同时更是大英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亚洲协会及史密森尼学会弗里尔美术馆的信托人。 1995年,他的早期中国藏玉在大英博物馆展出。馆内包括何鸿卿爵士中国及南亚展厅在内的三个展厅,无一不彰显了他的鉴藏慧眼和慷慨大度。他向馆方馈遗了大部分玉器及瓷器藏品,此举堪称是近年其中一笔最重要的捐赠。

上述都是何爵士在公众眼中的形象,私底下,他把自己的藏品陈设在乔治时代风格的伦敦大宅中,那里就像一个机密堡垒,只有少数幸运儿才有幸登堂入室。「何鸿卿爵士私人珍藏」拍卖系列囊括逾400件藏品,涵盖各种风格及年代 —— 印象派油画和中式家具、青铜龙雕和德加肖像画和谐相处,中国文人和英伦绅士两片极致儒雅的精神世界在此汇流,犹如芝兰之室,馨香满盈。

元 青花鸳鸯纹菱口盘

司徒河伟回忆起拜访何爵士家的经历时,美言曰:「几乎没有任何一件物品显得突兀」,「一切都经过深思熟虑,但却丝毫不显得牵强附会或矫揉造作,整个空间宛如天成」。

大宅经过悉心布置,在其中出入起居的何爵士俨如从庚斯博罗的油画中缓步而出的英国绅士,又像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中国士大夫。他把藏品混合摆放在不同的房间里或悬挂在墙壁上,令中、英两大美学体系碰撞出璀璨火花。拿开原本的玉器或青铜器、甚至是土耳其的伊兹尼克瓷盘,就可换上一只青花瓷;木质温润的十六及十七世纪明清家具,与十八世纪的齐本德尔红木椅相映成趣。别开生面的趣致摆设,使每件工艺品都毫无保留地散发出各自的魅力,它们并列共存,却无损室内的融和气氛。

明 黄花梨圈背交椅

只有受爵士信赖的客人才能得知屋内有何藏品。其中最为珍稀瞩目的包括一张明代黄花梨交椅,一件曾于巴黎橘园美术馆、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及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展出的东周战国时期铜错银兽形承足,一尊十一至十二世纪的大理国鎏金铜观世音菩萨半跏像,还有一件极为罕见的元代青花大罐。

汉 青铜辟邪

另有一尊气度不凡的汉代青铜辟邪,据说这种龙首狮身的有翼神话瑞兽,其实是何爵士对自我复杂身份的投射。

至于印象派画作,何爵士属意爱德华・维亚尔笔下含蓄私密的氛围,其中神秘肃穆的《黑衣绅士》(约1874-75年作)自1983年起从未见诸展览,今次首度在拍卖现身。何爵士还集成了一组带有传记色彩的埃德加・德加作品,当中包括《尤金・马奈的肖像》(1874年作),当年尤金的弟弟爱德华与贝尔特・莫里索共谐连理,德加以此画纪念这两位艺术家朋友的人生大事。

埃德加・德加,《尤金・马奈的肖像》,1874年作,估价 4,000,000 - 6,000,000 英镑

英王乔治三世在1760年登基,并成为汉诺威选帝侯。1780至81年期间,皇室委托当时著名的法国银匠罗伯特・约瑟夫・奥古斯特,为选帝侯宫制作一座银烛台。奥古斯特的客源大多来自法国皇室及贵族阶层,他们委托制作大部分的银工艺品都在法国大革命后被熔化销毁,因此这座幸存的精美银烛台堪称弥足珍贵。何东和何鸿卿的英文名字分别是 Robert Ho Tung 和 Joseph Hotung,而奥古斯特名为「Robert-Joseph」,正好与何东家祖孙二人的「Robert」和「Joseph」一致,如斯巧合,恰似命定。

「对于喜爱这些藏品却与它们睽违日久的藏家而言,今次拍卖就像一个到处充满宝藏和惊喜的场合」,司徒河伟由衷赞叹道,「这真是一趟令人欣喜若狂的寻宝之旅」。


翻译:劳嘉敏
Chinese version translated by Olivia Lo


中國藝術品

关于作者

More from Sotheby's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