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爷爷教我的事

那些爷爷教我的事

隆三十一年(1766年),是乾隆皇帝登基满三十年的新开始,他在年初先宣布逐年轮流免除各省的漕粮以减轻负担,却又随即迎来一个干热少雨的炎夏,为此,他两度亲往北京西山的黑龙潭祈雨,希望龙神降雨以解燃眉之急。在他自己的家庭中,也还有些烦心事,前一年南巡时,他与皇后那拉氏发生激烈冲突,旋即将皇后送回北京幽禁,事过一年,显然两人的关系并未好转,于是,在正月时由得宠的令贵妃接替皇后办理各种事务,夏末秋初时,皇后就突然去世了。

清乾隆 佚名《乾隆皇帝朝服像》轴 绢本设色 局部
© 北京故宫博物院

此时的乾隆皇帝在政治上他踌躇滿志,但在回顾后继时,却不能不有几分心急,皇子们与他一样醉心诗文本是好事,他却不免担心后人只懂舞文弄墨而失去了祖宗武勇强健的传统。在这一年,他一如往常漫步于圆明园中,执政三十年,他并没有让父、祖失望,但人到壮年,如何让自己居于承先启后的位置,似乎变得格外重要。就在这一年的夏天,他写下了〈纪恩堂记〉,又刻了一方「纪恩堂」章来纪念此事。

清康熙 佚名《康熙皇帝朝服像》轴 绢本设色 局部
© 北京故宫博物院

在这篇文章中,他深情地回忆著当年如何在牡丹台与祖父康熙初见,当时其父雍正只是皇子,借由孝顺的名义请康熙来圆明园欣赏牡丹,在一派富贵的景像中,十二岁的乾隆被召来拜见祖父,由于能背诵〈爱莲说〉一文而得到祖父的赏识,被下令留在宫中养育,实际上康熙与乾隆祖孙相见时,康熙已是年迈多病,只养了乾隆半年多就去世了,驾崩前缠绵病榻多时,祖孙间的回忆虽短,但刻骨铭心。雍正、乾隆父子再三提及牡丹台那次的三代同堂,以显示父子二人如何得到康熙赏识及恩情。

清乾隆九年 沈源、唐岱《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册之〈镂月开云〉 绢本设色 局部
© 巴黎法国国家图书馆
牡丹台所在地 后更名纪恩堂


除了辟谣,更要建立「传承」


对于雍正父子而言,康熙末年所谓「九龙夺嫡」而生的各种谣言是他们挥之不去的阴影,雍正甚至颁布《大义觉迷录》来试图辟谣,但是越向外人解释只会越描越黑。到了乾隆即位后,他对于谣言除了威吓之外,更选择正面地建立祖父、父亲与自己之间的连结,对于祖父使用过的东西,他也会撰文写诗来纪念一番。

清乾隆 乾隆帝御宝青白玉「敬天勤民」玺
© 北京故宫博物院

比如康熙用于自己书画之上的「敬天勤民」玺,在康熙时代原为檀香木质地,到了雍正时代照样以白玉重刻一方留用,将檀木玺收藏起来。在乾隆即位初年则在白玉玺上刻上自己所写的〈敬天勤民宝四言诗并序〉,似乎也强调著「敬天勤民」这四字的精神,也由祖父、父亲传承到他身上。

「怀着对上天的敬畏,勤奋不懈地治理百姓」这样的形象,随着乾隆统治日久而深入他的各种论述中,借由这四个字,祖、父、孙三代连成了一条勤政爱民的政治传统,但在私领域上,雍正与乾隆一再以纪念康熙来塑造三代人之间的情感连结,雍正编纂了《圣祖仁皇帝庭训格言》,并亲撰了〈圆明园记〉来歌颂父亲的种种美德,乾隆则再一步撰写了各种诗文来向祖、父致敬。在现代人看来,这样的举措或许有点矫情,但对于雍正与乾隆而言,这是他们将自己与伟大的祖宗们连结起来的方式。

时间回到乾隆三十一年,当年在牡丹台边的少年皇孙已生白发,乾隆原本属意的继承人接连早逝,儿孙虽多,又有谁能如他年少时一般积极进取、能文能武?当他写下〈纪恩堂记〉、把玩着「纪恩堂」章时,除了是抚今追昔的感叹,或许更多是以父亲、祖父的身分立下榜样,期望着这条敬天勤民的传统可以有人继承下去吧!

中國藝術品

关于作者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More from Sotheby'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