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月冰心——Tuyet Nguyet 及 Stephen Markbreiter与亚洲艺术的半生缘

雪月冰心——Tuyet Nguyet 及 Stephen Markbreiter与亚洲艺术的半生缘

富比欣然呈献雪月收藏「 佛道禅心:雪月藏佛教造像」 、「 艺蕴传心:雪月藏亚洲艺术珍品 」及「 壶趣闲心:雪月藏中国鼻烟壶(一)」 三个专场,精选一系列拍品,包括佛教造像、玉器、外销油画及鼻烟壶。

雪月藏乃 Stephen Markbreiter(1921-2014年)、Tuyet Nguyet(中文译名「雪月」,1934-2020年)伉俪雅蓄。Stephen Markbreiter,英国人,毕业于伦敦巴特莱特建筑学院,1953年迁居香江,加入巴马丹拿建筑事务所,为港设计多座建筑。Tuyet Nguyet,越南新安人,1955年获奖学金,负笈美国芝加哥曼德林学院攻读新闻学。随夫迁港后,任新闻记者,为《南华早报》、《远东经济评论》等报刊撰文。二人毕生钟情东方文化艺术,钻研甚深,庋藏明清鎏金铜佛教坐像、玉雕、鼻烟壶、中外书画、油画,范围广泛,不时外游四方讲学、欣赏展览。雪月长袖善舞,与艺术界举足轻重之士交情深厚,更协助国际拍卖行如苏富比进军香港,奠定香港作为亚洲艺术市场中心的地位。

1970年,藉其丰富新闻工作经验、人脉资源及满腔热枕,他俩自行斥资创办《Arts of Asia》杂志,内容涉猎中国、日本、印度、东南亚以至中东等地艺术文化,广邀各地学者、策展人、收藏家等撰稿,开拓崭新研究领域,深入探讨交流,乃早期少数具国际视野之艺术杂志,五十载至今,点燎原之火,对推动东方艺术文化的学术研究、市场发展,以及收藏风气贡献尤巨。

苏富比有幸访问 Stephen Markbreiter 及 Tuyet Nguyet 儿子 Robin Markbreiter 麦罗宾。从罗宾口中细说其双亲对中国艺术的热枕及二人收藏路上的灵感与启发。

Stephen Markbreiter 及 Tuyet Nguyet 伉俪,〈Arts of Asia〉杂志创办人

你父母是怎样的艺术收藏家?
双亲乃热衷资深的收藏家,从一开始已十分投入,购入大量书籍,又常参观各地展览。庆幸身边有不少学识渊博的至交,同好艺术,自1970至2010年代,不时相约参观画展,及香港、伦敦、纽约、东京的拍卖活动。他俩在艺坛多年,收藏经验丰富,甚得同侪信任与尊重。

你可以用三个词语形容雪月藏吗?
富教育性、精致、广博。

雪月藏品涉及领域非常广泛,是什么断定你父母的收藏方向?
双亲周游列国逾五十载,曾到访中国、日本、东南亚、伦敦、欧洲及美国等地,与顶级古董商家及藏家交流,接触不少艺术珍品。他们贯切始终,不为投资,只收藏二人所爱。

于你而言,雪月藏的焦点是什么?而当你父母决定购入藏品时又有什么考虑因素呢?

由左到右: 清十九世纪 扬州作粉红地套黄绿料锦衣玉食图鼻烟壶,估价 50,000 - 70,000 港元; 清十八至十九世纪 涅白地套五色彩料龙纹鼻烟壶,估价 30,000 - 50,000 港元; 清十八至十九世纪 蓝地套白料萱花纹鼻烟壶,估价 20,000 - 30,000 港元

双亲钟情鼻烟壶艺术,而家母亦是国际中国鼻烟壶学会的早期成员,更是当中的荣誉会员。她深信我们应该透过艺术促进关于亚洲的沟通交流。1973年,家母到访三藩市第一次出席该会的活动,其时因学会成员热衷传承鼻烟壶的历史与工艺制作留下深刻印象。家母对协会支持一直不遗余力,并于各藏家到访香港时予以热烈招待。


哪一件是他们最钟爱的藏品?
收藏故事的缘起由中国鼻烟壶开始。 母亲第一件藏品正正是一件马少宣制题诗百岁图鼻烟壶,自此始双亲便与鼻烟壶结下不解之缘,尤为钟爱马少宣的佳作。该壶身一侧饰百岁图,方寸之上描绘了各式拓片、书画扇册等碎页,而「碎」谐音「岁」,寓意长命百岁。壶身背面则饰马少宣的工楷小字:「费尽揣摩力,翻成书画痴,前贤应笑我,故而觉支离。」

癸卯(1903年) 马少宣作玻璃内画题诗百岁图鼻烟壶
估价 30,000 - 50,000 港元

《Arts of Asia》杂志的创办对他们的收藏之旅有什么影响?
《Arts of Asia》上刊登的学术文章对双亲的收藏旅程产生了深远影响。每当邂逅心爱的题材,他们都会苦苦搜罗代表作入藏。每幅藏品皆经过精挑细选,悬于家中或办公室,切实地将艺术融入于生活之中。双亲亦乐此不疲与知音分享知识、对艺术的热忱及搜罗珍宝的乐事。他们对《Arts of Asia》的创办非常欣慰,庆幸杂志文章能够为艺术爱好者提供宝贵的学术资源。

谁人对他们的影响最深?
双亲热爱阅读,建立了庞大的艺术书库,渊博之度,令人难以置信,包括各式各样美术博物馆及收藏家图录。他们与藏家、艺商及策展人建立了深厚的情谊,例如埃斯卡纳齐(Giuseppe Eskenazi),Roger Keverne,蓝理捷(J.J. Lally)和马钱特父子(Richard 与 Stuart Marchant)。他们都很友善,乐于分享专业知识。

左图: Tuyet Nguyet(雪月)与埃斯卡纳齐2010年摄于伦敦大英博物馆; 右上图:Tuyet Nguyet与伦敦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远东部前馆长John Ayers及伦敦古董行家马钱特,摄于2009年; 右下图: TUYET NGUYET(雪月)与中国古董国际行家Roger 与Miranda Keverne 伉俪、蓝理捷(J.J. Lally)和已故Glenn Vessa,摄于2006年

他们的收藏过程中有否遇上分歧?如何达成共识?
在五十余载的收藏生涯中,他们汇集了丰富学术知识及海量的亚洲艺术作品。大多数的藏品乃由双亲共同决定入藏。遇上重大入藏决定时,或当父亲未能抽空出席世界各地的亚洲艺术展时,母亲亦会先致电咨询父亲。

哪一件是您个人最钟爱的藏品?
我一直为中国外销艺术品着迷,特别是十九世纪旅居中印的英裔画家钱纳利(George Chinnery)及中国画派的香港风景及外销肖像画。另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尊庄严宁静、造型硕大、十三至十四世纪尼泊尔或西藏的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此尊佛像一直奉于父母家中重要位置。他们有一组九世纪吴哥时期的金戒指,做工精湛,细致华丽,应为皇室而制。

我的父母授予我宝贵的艺术知识,还有用心工作及尊人懂礼的重要性。他们一直跟我说,要在能力范围内收藏最精彩的,才不会有遗憾。他们致力亚洲艺术发挥,提升国际关注,影响无远弗届,经年所集,出类拔萃,收藏板块横跨亚洲金戒指及珠宝、中国玉雕、书画、雕塑、鼻烟壶等。我诚希能与您分享双亲于五十余载对亚洲艺术的热忱。

雪月藏古典珠宝金饰

中國藝術品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More from Sotheby'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