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业远图:新加坡艺术市场的崛起

鸿业远图:新加坡艺术市场的崛起

「新加坡发展日益成熟,如今已是一个热闹熙攘的地方,与以往只有大型冷气购物中心而没有灵魂的城市相比,今昔形象大相径庭。滨海湾现正兴建一所宏伟的艺术中心,新加坡丰富多元的文化也是一种本钱。⋯⋯我们正在比较新加坡与全球其他一流城市,研究世界级城市所具备的鲜明特色,再应用于新加坡。」
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于1998年1月18日的演讲节录

自1998年时任总理吴作栋决心将新加坡发展为「世界级城市」后,新加坡确实在二十多年间跃升为亚洲顶尖国家,当地资金和文化资源也同时充实起来。新加坡位于马来亚半岛末端,一直是旅游热门胜地,近年却以新兴亚洲艺术枢纽的身分引起国际关注,这一点可以从大量富裕的中国人和印尼侨民涌入新加坡来印证,在植物园、璀璨夜市和亮丽的小岛渡假村等卖点以外,吸引了外国艺术家和藏家的注意。

黎谱 《越南女士》 将于8月28日现当代艺术拍卖会亮相

现当代艺术拍卖 将于8月28日隆重举槌,标志暌违十五年后苏富比再度于新加坡举办现场拍卖,印证狮城作为区内艺术之都,也展现苏富比积极拓展业务,致力立足亚洲市场的决心。是次拍卖呈献黎谱、亨德拉・古拿温、阿莫索罗等东南亚艺术大师的佳作,亦精选了朱德群、赵无极、拉法・马卡龙、沃尔特・史毕斯等艺坛巨匠的珍品,突显有别于将作品从概念上划分东方和西方的做法。新加坡的艺术地景方兴未艾,空前绝后,充满各式各样的艺术形式,既能博采众长,又做到不忘根脉,保留地方特色。就在苏富比亚洲举行这场重要拍卖之前,率先看看新加坡在定位为东南亚的艺术重镇之外,如何发展成全球现当代艺术的中心。

新加坡历经数十载,终于踏进恢弘的世界艺术版图。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新加坡政府聚焦提升这个城市国家的文化内涵,推动国家成为贡献国际艺坛的主力;自此,国家艺术委员会(National Arts Council,NAC)提供大量经费,支持艺术文化发展。然而,新加坡直到2000年透过「文艺复兴之城计划」才确立其文化事业宏图,利用大型公共资助为战略计划,参考伦敦和纽约的发展方式,将新加坡定位成世界级艺术城市。

赵无极 《无题,1958年8月至12月》 ,将于8月28日现当代艺术拍卖会亮相

以上措施推行多年后,近年再次出现推动文艺发展的新动力。在2018至2019年度,新加坡国家艺术委员会投放在捐赠、补助和奖学金就花费了6,800万新加坡元(5,100万美元)。公共拨款增加,不仅支持艺术家发展事业,还资助了一系列国内的文化措施和艺术展览。这段期间,新加坡发起多项新举措,包括2006年举行首届新加坡双年展,2008年政府资助成立新加坡艺术学院,2013年推出新加坡艺术周,2015年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落成开馆。此外,1996至2015年间,每年付费看展览和演出的入场人数从75万人增至190万人。同样道理,据国家艺术委员会资料显示,文艺界对新加坡的经济贡献也增长两倍,多达17亿新加坡元。

亨德拉・古拿温 《沙滩上的渔市场》 ,将于8月28日现当代艺术拍卖会亮相

新加坡已成为亚洲大都会,也是国际艺术市场的交易中心,吸引许多海外艺坛明星落户。东南亚当代艺术平台S.E.A. Focus创始人余惠美据观察所得说道:「当我们谈及亚洲,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的艺术家比较占优,但要明白重要的一点,当代艺术的世界并不止于此。」

正当主流讨论都聚焦于外地艺术家移居新加坡发展的情况,但我们须知这种影响并不是单向的。回想在新加坡发生过的艺术运动,如二十世纪的南洋风格。张荔英是南洋艺术运动的关键人物,她借鉴中国和法国的现代艺术,凭创作建立起新加坡的本土风格和身分。

张荔英 《小船与店屋》 ,将于8月28日现当代艺术拍卖会亮相

新加坡艺术生态的发展环境优越,正是得力于国家的对外投资政策、人均本地生产总值和自由蓬勃的市场经济。新加坡国际艺术博览会(ART SG)联合创办人任天晋表示:「愈来愈多国际企业选择新加坡作为拓展泛亚业务的基地,这一趋势在科技界中尤为明显,西方主要的科技公司都以狮城为基地。不少中国科技巨擘也选择这里作为在中国以外的发展地点。」近年许多家族办公室也以相近理由,在新加坡设立据点或小型办事处,投资亚洲区。

「不用说也知道,新加坡有完善的商业基建,有以家庭为重的生活方式,而且旅游便利,对研究这里艺术市场的人而言,以上一切都放大了新加坡的优点。」
39+ Art Space创办人兼总监刘英梅,ARTnews,2022年7月28日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外观 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

许多万众瞩目的大型展览选址于新加坡,例如2017年「草间弥生:生活是彩虹之心」及2021年「白南准:未来即当下」,两个展览都为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吸引大量参观者入场。时至今日,新加坡有超过五十间博物馆,包括拥有逾八千件藏品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在新加坡举行展览,展场也不只限于正式的画廊空间。 KAWS的巨型充气装置《KAWS:HOLIDAY》到访过世界各地重要的艺术都会后,终于在去年11月以快闪形式驾临滨海湾,引起极大回响。由街头艺术到涂鸦、光影艺术节、巨型公共装置,这里的艺术形形色色;公园、商业中心,甚至连晨运径也是展示创意的场所。其后KAWS又在新加坡与日本服装零售商Uniqlo合作,推出KAWS与芝麻街联名的衣饰商品,一开卖就让乌节路大排长龙,蔚为风潮。

2016年,RIPPLE ROOT在华埠恭锡巷创作的一幅壁画

新加坡有不少古迹与其殖民历史有关,例如建于1827年的国会大楼,现已改建为多元艺术演出场地「艺术之家」。国会建筑经修复后回复昔日光彩,用于举办各类演奏会和展览,显得份外亮丽耀目。旧内阁室辟出一部分,映衬尼日利亚裔英国艺术家因卡・修尼巴尔置于房内的装置《天下为公》。这座建筑充满艺术元素,堪为殖民时代的新加坡缩影。只要在狮城漫步穿行,就会发现更多例子:英军军营吉尔曼营房建于1936年,2012年营房活化成著名艺术场地,成为新加坡当代艺术园区的一部分。还有由修船厂翻新而成的临时展览空间「二零二零」,主要展出女性艺术家的作品。

新加坡的艺术市场看似稳步上扬,但世事难料,尤其是现今环境步伐急速,这解释了为何大家仍然密切关注新加坡的艺术生态如何发展下去。活跃于新加坡的策展人凯鲁丁・荷利(Khairuddin Hori)在2022年说:「新加坡要在艺术发展掀动影响未来的变化,就需要坚定投入的本土企业和高瞻远瞩的人士参与其中,他们要有热诚,真正关心文化的长期发展,而且思虑成熟,能够从不同角度看事情。」

草间弥生 《红色无限网》 ,将于8月28日现当代艺术拍卖会亮相

新加坡的本地艺坛也许尚在新兴阶段,但有人留意到社会为培育艺术人才付出的努力。新加坡赅佳画廊创办人贾斯迪普・桑德胡在2019年说:「新加坡从来都不是盛产艺术家的城市,但将近三十年前(政府)开始大兴基建,改进艺术院校。现在这里有可以持久发展的艺术社群,本地的年轻艺术家也能够自食其力。」

刘英梅补充道:「我最近看到一些经验丰富的收藏家移居新加坡,也认识几位考虑长期留在这里的收藏家,他们还计划将所有藏品搬到狮城。」

东方和西方交接的范围日益模糊,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新加坡的艺术地景方兴未艾,空前绝后,充满各式各样的艺术形式,既能博采众长,又做到不忘根脉,保留独一无二的地方特色。


翻译:刘伟娟
Chinese version translated by Caddie Lau

現代藝術 | 亞洲

关于作者

More from Sotheby's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