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04
  • 1004

常玉 | 椅子上的北京犬

估價
2,500,000 - 3,500,000 HKD
已售出
5,88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常玉
  • 椅子上的北京犬
  • 一九三〇年代作
  • 綜合媒材紙板
  • 紙板:30 x 20 cm; 11 ⅞ x 7 ⅞ in.
    框:35 x 24.6 cm; 13 ¾ x 9 ⅝ in.
款識玉 Sanyu (右下)7 Impasse du Rouet, 75014 Paris, France(畫背)

來源

瑞典私人藏家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現重要私人藏家繼承自上述來源

拍品資料及來源

玲瓏聚珍,溫馨滿溢

常玉三〇年代的動物題材作品,鍾情描繪各種溫馴靈巧的小動物,傳遞一種樸素寧靜的幸福感,反映藝術家早年生活順心,並全情投入於愛情與婚姻,與後期踽踽獨行的原野動物構成強烈對比,反映此主題在三十多年的創作過程當中,其形象一直緊隨藝術家的經歷而演變,體現深刻的自傳性質。按藝術家全集統計,這類早期動物油畫不過十餘張,雖然尺幅玲瓏,卻饒富標誌意義,備受藏家熱愛,譬如在2013年香港蘇富比四十周年晚拍登場的《八尾金魚》(73.8 x 50.2 cm,20M號),即以港幣67,320,000成交,至今依然是常玉油畫按平均號數計算之最高紀錄,豎立重要市場標杆;而是次晚拍首度亮相的《椅子上的北京犬》(拍品編號1004)與《小鹿》(拍品編號1005),亦屬箇中典型。其原藏家來自瑞典,三〇年代留學巴黎研習藝術,並於約1934至39年間從藝術家手上直接購得上述兩幅油畫,以及在現代亞洲藝術日拍登場的油彩水墨作品《靜物與白手套》(拍品編號775)、版畫《瓶中荷花》(拍品編號776)、《雜技演員》(拍品編號777)、《入浴》(拍品編號778)、《斑馬》(拍品編號779)、《豹》(拍品編號780)及《曲腿馬》(拍品編號781)。這九幅作品均配以常玉親手製作及上色的畫框,而《椅子上的棕色北京犬》與《小鹿》背面更由藝術家親自題上其巴黎盧額道7號地址:「7 Impasse du Rouet, 75014 Paris, France」;按常玉全集,這地址為常玉1936年參展於杜樂麗沙龍時所用,並見諸當年的沙龍目錄,與原藏家之收藏經歷彼此印證。此一珍藏在八十年後首度曝光,並且釋出於市,實為研究與收藏常玉早年作品的嶄新機遇。

《椅子上的北京犬》呈現兩隻相依相偎的小北京犬,其毛色棕紅,體態小巧,惹人憐愛。類似造型的小犬,以及其所匍伏的編藤靠背椅,可見於常玉全集內的同時期作品,可以推想藝術家當年特別鍾愛此小動物,於是多次描繪入畫,捕捉其憨態可掬的生活情景,同時透過北京犬遙寄一種淡淡鄉思。本作的小北京犬成雙成對、如膠似漆地重疊在一起,戀愛意味不言而喻;通過這種親密無間的身體語言,藝術家甚至隱隱透露一種深藏的情慾訴求,正如同在此時期創作的《八尾金魚》,寄託了「魚水之歡」的訊息,可見當年尚屬年輕的藝術家渴望愛情、追求愛情,亦讓觀者在注視本作的過程中,悠然生起溫馨旖旎的戀愛滋味。

《小鹿》的出現,代表了常玉的動物作品開始從家居室內的親暱小寵物,逐漸轉變為戶外野生動物。常玉摯友、美國攝影大師羅勃.法蘭生曾經指出,常玉非常喜愛動物,四〇年代旅居紐約期間,不僅陶醉於遊覽中央公園動物園,甚至會在公寓裡「往外端詳對面大樓背後的老鼠與松鼠,並為他們編寫長篇故事」,此番回憶雖然指涉藝術家的較後時期,然而常玉對於小動物的愛好,明顯早在年輕時期已經出現;《小鹿》纖巧稚嫩而四足頎長,乳棕色的身軀披著點點落櫻般的花斑,展現一種清新健康之美,從其頭上無角可知,這是一頭小母鹿,其天真無邪地站立於金黃色的草原之上,竹批般的雙耳俏然豎起,似乎正敏銳地接收著周遭訊息,隨時準備在下一刻拔足奔馳,展現一種「靜若處子、動若脫兔」的生動氣韻,讓予觀眾倍加珍視,彷彿一不留神,小鹿即遁去無蹤;常玉全集之中另有一幅同樣名為《小鹿》的油畫,當中的小母鹿則以低頭吃草的姿態出現,兩相對比之下,可見彼此雖然姿態稍異,然而在捕捉小生命靈動精神方面,實有共通之處。

白手套,滿堂紅:現代亞洲藝術日拍之常玉珍品

正如首段所言,除了晚拍的《椅子上的北京犬》及《小鹿》,現代亞洲藝術日拍中尚有七幅源自同一來源的常玉作品,其中《靜物與白手套》(拍品編號775)以油彩水墨創作於紙本,乃常玉作品中較少得見的創作形式。常玉的靜物,一般以瓶花為主,本作則充滿寫生精神與生活氣息,其率性的筆法與氣質,均與二、三〇年代的常玉水彩素描一脈相承;本作呈現一張鋪上紅桌布的圓桌,右上方擱有一疊帶題款的瓷盤,正中間放著一個白色手提包,上面醒目的晾著一雙白手套。本作所用的紙張形狀並不規則,似是藝術家信手拈來,完成後再親手粘裱於紙版之上,再裝上親手製作的畫框,整體成為一件完整作品。若仔細觀察,紙板與紙張之間留有淡淡筆觸,實為藝術家之手筆,表現一種富於實驗性而又構思完整的創作思維;此一收藏的常玉版畫作品,創作意念與《靜物與白手套》相同,若仔細留意,這七幅版畫印刷所用的紙張雖然極不規則,畫面圖像部份卻無任何遺漏或缺失,加上齊備藝術家親筆簽名與版數,可見藝術家當年特意選用這種外沿斑駁的紙張,然後托裱。這些版畫當中,《瓶中荷花》(拍品編號776)、《入浴》(拍品編號778)、《斑馬》(拍品編號779)、《豹》(拍品編號780)及《曲腿馬》(拍品編號781)均已著錄於2017年出版的《常玉版畫全集》,而《雜技演員》(拍品編號777)則是前所未見的常玉版畫作品,亦是迄今發現的唯一的常玉三色版畫。常玉的版畫雖然每每以五十張為總版數,然而其版畫由於大量散佚,許多都已不知去向,真正傳世的數量極為稀少,論其獨特性,與原創作品相較亦毫不遜色,實為可遇不可求的珍品,如今此組版畫透過珍藏八十年的單一藏家釋出,更顯來源清晰、年份難得。

Close